<var id="dmpbs"></var>
  • <button id="dmpbs"><acronym id="dmpbs"><u id="dmpbs"></u></acronym></button><button id="dmpbs"><acronym id="dmpbs"><input id="dmpbs"></input></acronym></button>
    財經檢索知識庫

    雷士照明股權投資的原因,雷士股票怎么這么低

    內容導航:
  • 上海雷士照明有限公司怎么樣?
  • 哪些跡象表明吳長江可能失去雷士控制權
  • 雷士照明股權之爭屬于哪一類委托代理模型
  • 雷士照明燈泡,創始人如何處理與投資者的關系?
  • 中國鋁業這些年的股票為什么這么低
  • 為什么股票都跌得這么低還有人賣出?
  • Q1:上海雷士照明有限公司怎么樣?

    簡介:上海雷士照明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10月13日,主要經營范圍為照明器材,家用電器,機電設備,五金電子元器件及零配件生產加工,電子產品銷售(涉及許可經營的憑許可證經營)等。
    法定代表人:陳榮偉
    成立時間:2003-10-13
    注冊資本:50萬人民幣
    工商注冊號:310228000623327
    企業類型:有限責任公司(自然人投資或控股)
    公司地址:上海市金山區新農鎮貿易路58號

    Q2:哪些跡象表明吳長江可能失去雷士控制權

    核心提示:吳長江的離職是真的從雷士照明出走還是僅是暫時離開?此中原因到底是什么?目前的離職對雷士照明的未來到底有何影響?
    5月25日當晚,吳長江發微博說:“等我調整一段時間,我依然會回來的,我為雷士傾注了畢生的心血,我不會也永遠不會放棄,請大家相信我?!?br/>當天早些時候,雷士照明(02222.HK)公告,董事長吳長江辭去所有職位,由閻焱接任董事長。此消息一出,激起千層浪。
    由于閻焱的另一個身份是賽富亞洲創始合伙人,賽富亞洲又是雷士照明的大股東。所以創始人吳長江的出走,外界對此的猜測是“被投資機構逼走”。
    但兩位接近雷士照明的人士透露,吳長江辭職的真實原因是,因為個人原因,因為從四月開始,吳一直呆在境外,難以掌控公司。
    吳長江的離職是真的從雷士照明出走還是僅是暫時離開?此中原因到底是什么?目前的離職對雷士照明的未來到底有何影響?
    這一切似乎都還是一個謎。
    人在境外的吳長江
    吳長江最后一次在中國境內公開露面,是3月20日雷士照明在重慶的發布會。
    這一發布會在重慶市南岸區舉行,主題為雷士照明與中華臺北、中國香港、中國澳門奧委會合作伙伴簽約。到場嘉賓有吳長江、南岸區區委書記夏澤良、亞奧理事會、前述三地奧委會等。
    此前的2011年8月,雷士照明將研發和銷售的總部遷至重慶市南岸區,但其他部門的總部多留在惠州。南岸區政府官方網站上稱,雷士照明將注資10億港元在彈子石示范區設立10萬平方米全球企業總部,并在茶園新區建25萬平方米物流項目,項目總投資達20億元。
    之后的3月21日,據經濟觀察網報道,南岸區區委書記夏澤良被有關部門帶走,被“雙規”了。
    4月12日,吳長江出席雷士照明英國分公司擴建的經營地址落成揭幕儀式。
    兩位接近雷士照明的人士分別告訴本報記者,自此吳長江一直呆在境外,既未在公司公開露面,也不再像以前一樣參加照明行業的活動。甚至5月2日,新任重慶市委書記張德江赴雷士照明視察時,吳長江都不曾出席,作陪的是他的“嫡系”副總裁穆宇。
    據稱,這是吳長江辭任董事長的重要原因——他人在境外,難以遙控公司。但目前,沒有人能說得清楚,吳長江只是暫時離開公司,還是董事會的其他成員借題發揮,賽富亞洲從此將接管雷士照明?
    5月25日當晚,吳長江發布的“還會回來”的微博似乎也安撫了不少人。5月30日,一位重慶的雷士照明供應商對記者表示:“吳總在微博上說還會回來,我很支持吳總的?!?br/>但是,這條微博后來被刪除了。
    一位照明業內人士告訴記者,過去一年內,雷士照明的營銷和研發部門人才流失頗為嚴重,“有從飛利浦挖過來的人后來就走了,上海研發部門負責人去年也走了”,他說,這或許跟雷士照明在LED領域布局稍慢有關系,他聲稱,也是因為此,“聽說吳長江跟投資機構有爭執”。
    但這位業內人士依然肯定吳長江在雷士照明的權威與在照明行業的地位。他說:“雷士照明長于銷售和渠道,它對于外資和一些內資企業,都有并購的價值。但是,就算吳長江一時不回來,投資機構也不大可能不顧他的意見處置公司,肯定會征得他的同意。投資機構要是太過分,吳長江可以離開雷士,另外做一個品牌,靠他的影響力也不是那么難,到時一定有一部分經銷商會跟著他走。那樣對于投資機構和他,是魚死網破的做法?!?br/>對上述說法,雷士照明予以否認,表示:“公司并沒有出現人才流失現象。反之,我們不斷的加大技術人才的引進和擴大。LED照明是公司未來的增長點,此前已經與國內外多家LED領先企業展開上下游的合作。(公司)擁有一批頂級光源研發專家團隊,公司的LED產品先后在北京奧運會、上海世博會和廣州亞運會等重大工程項目中有使用?!?br/>關于吳長江人已身在境外一說,雷士照明發言人表示不便評述吳的個人情況。記者試圖聯系閻焱和雷士照明副總裁徐風云,但他們都表示不能接受采訪。
    吳長江在微博中解釋說:“近期身心疲憊,想休整一段時間,所以辭職,并不是外界猜疑的什么對賭輸了出局,也與董事間股東間沒有任何分歧矛盾?!?br/>再次失去公司控制權
    無論如何,這已是吳長江的第二次退位。
    上一次則發生在2005年。
    其時,吳長江與另兩位創始人胡永宏、杜剛在戰略上有嚴重的分歧。雖然吳長江是大股東,但不是絕對控股,所以當時吳長江以退為進,表示愿意把自己的股權以8000萬賣給胡、杜兩位,他離開雷士照明。但他才離開了三天,經銷商就“造反”說要吳長江回來。于是三人重新談判,談判結果是胡、杜兩人離開,吳長江補償兩個人各5000萬,半年內付清。
    因此,吳長江陷入非常缺錢的境地,開始四處籌錢,而且到賬速度一定要快。為此,吳長江被融資中介毛區健麗狠狠“砍了一刀”。
    2006年6月,毛區健麗以994萬美元獲得雷士照明30%的股份。第二天,她將雷士照明10%的股份,以400萬美元的價格轉讓給“涌金系”掌門人魏東的妻子陳金霞、優勢資本總裁吳克忠和個人投資者姜麗萍。據媒體報道,這三人是毛為雷士照明找的投資者,他們不但答應投資,還接受了毛的條件:他們三人的資金先以毛的名字投資,投資完成后,毛再將股份轉讓給他們。
    如此算來,毛區健麗以494萬美元,獲得雷士照明20%的股份,按2005年的凈利潤計算,其市盈率僅為3.5倍。
    所以,雖然吳長江出讓了30%的股權,錢還是遠遠不夠,毛區健麗又為吳長江找來了賽富亞洲。當年8月,賽富亞洲投給雷士照明2200萬美元。投資完成后,賽富亞洲持股約35.7%,而吳長江的股份被稀釋至41.8%。
    賽富亞洲給雷士照明的估值并不低,相當于2005年利潤的8.8倍。但是,賽富亞洲附加了一個認股權證。
    一位外資PE人士指出,這種認股權證,是外資基金比較常用的財務手段,說白了就是賽富亞洲覺得吳長江的估值高了,但還可以接受,所以附加一個認股權證,保證它有權在企業的下一輪融資時,以比這一輪高但低于下一輪的價格入股。但如果它覺得雷士照明做得不好,也可以不行權。
    雷士照明的下一輪融資發生在2008年8月。高盛投資雷士照明3600多萬美元,賽富亞洲跟投,并且動用了前述認股權證買入部分股票。這一輪投資后,高盛持股11%左右,賽富亞洲持股36.5%,吳長江的股份稀釋為34.4%,退
    居第二大股東。隨后,雷士照明在港上市,有些股東出讓部分股票,但賽富亞洲老大、吳長江老二的格局一直不變。
    吳長江2008年為什么非要引入高盛的投資,以至自己的股權進一步稀釋?尤其是他還因為不能絕對控制企業而付出過慘痛代價。
    前述接近雷士照明的人士告訴記者,有一個原因是,吳長江引入賽富亞洲時,和賽富亞洲簽了比較嚴苛的對賭條款和回購條款,他需要更多的資金,確保雷士照明業績的增長,以及及時上市。
    而另一方面,恐怕是照明產業的競爭格局使然。雷士照明滾雪球一般擴張的同時,陽光照明(600261.SH)也在飛速發展,2003年到2006年,其銷售額從幾億沖到20億。雷士照明如果不是2008年引入高盛的投資,借資金之力再上層樓,今日照明行業龍頭鹿死誰手,還真未可知。
    可以說,吳長江微博中說自己“身心疲憊”,亦非托辭。
    2011年7月,施耐德電氣(Schneider Electric Asia Pacific Limited)從雷士照明六位股東處共獲得公司9.2%的股份,成為第三大股東。
    到2011年底,賽富亞洲、吳長江、施耐德電氣和高盛分別約持有雷士照明18.3%、15.9%、9.1%和5.6%的股份。董事會席位中,吳長江、穆宇占兩席,投資機構和施耐德電氣共占四席,另外還有三位獨立非執行董事。
    綜上可知,雷士照明有著頗為平衡的格局:外部投資者有更強話語權、若是一致行動可左右董事會,但吳長江有更強的實質影響和控制力。如今吳長江出走境外,只怕其控制力將被削弱。但如果他的大股東地位不曾旁落,則不會是今日尷尬局面。
    雷士照明何去何從?
    一位創投行業大佬告訴記者:“我們投資的企業(即使部分企業有業績掛鉤,股權有少數調整),還是由創業者維持主要股東地位,創業者是公司發展的驅動者,其他股東是在幫助這樣的驅動者發展公司,不應該成為企業的主導人。在一部分公司里,也有給創業者同股不同權的安排,以利于公司長期的管理穩定性,包括一些管理層因融資攤薄股權已經比較小的情況下。這個現象在我們投資的企業也有?!?br/>這種觀點,在PE行業非常主流。多位PE、VC合伙人明確對記者表示,“盡量避免成為企業的實質控制人”,最好的局面還是創始人是大股東,這樣創始人有最強的動力將企業做好。
    但除了專門的并購基金,投資機構成為企業大股東,創始人或出走或留任成為職業經理人的情況,也并不罕見。這樣的企業,在中國概念股和A股中都能找到代表,如海輝軟件(HSFT.NASDAQ)和博雅生物(300294.SZ)。
    海輝軟件由李遠明在1996年創辦,當時的股權比例為李遠明25%、大連海事大學20%、香港個人投資者55%。李遠明很快將自己的所有股權無償贈予大連海事大學。隨后海輝軟件一度變為國企,李遠明和管理團隊拿少數股權。
    2004年、2006年,海輝軟件兩度引入風險投資機構,上市前,其最大股東是紀源資本;接下來的股東分別是國際金融公司、集富亞洲、德豐杰、英特爾??梢哉f,海輝軟件基本就是一家風投控股的企業。
    同時,李遠明自己也萌生退意。2006年,他任董事長,找職業經理人出任CEO。到2007年,李遠明干脆徹底退出了海輝軟件。
    但企業創始人的放棄股權、從企業淡出、由職業經理人接管等一系列行為,無損海輝軟件的發展。海輝軟件一直處于高速增長,直到2010年6月在美國納斯達克順利上市。上市后,海輝軟件的業績保持增長。5月30日,其股價收于13.05美元,較IPO時的發行價10美元高。在過去一年多中國概念股被瘋狂獵殺的大背景下,殊為不易。
    如果吳長江徹底離開,雷士照明是會像海輝軟件一樣由職業經理人管理,還是將被投資機構賣給其他人?這些都不得而知。
    據了解,吳長江在雷士照明中有較強控制力,故賽富亞洲等投資機構,很難不顧吳長江意見而處置企業。所以,短期內,雷士照明還會處于一個微妙的平衡期。但若吳長江一直不回歸,他對企業的控制終究是“名不正而言不順”。
    ■相關鏈接:吳長江離開雷士之后的四大疑問
    來源:網易財經
    據《虎嗅網》報道,雷士照明創始人、前董事長吳長江“閃辭”已經5天,股價下跌,相關各方言語間閃爍其辭,吳長江會回來嗎?離開吳長江后的雷士何去何從?這是一場資本驅逐創始人的悲情劇,或者是創始人反戈出擊的大戲開幕?虎嗅網為您列舉了吳長江離職后的四大疑問。我們曾經在第一時間撰寫文章《吳長江離職疑云》,虎嗅網將持續關注此事件的進展,也歡迎“虎友”與我們分享信息。
    吳長江如何回來?
    他肯定會回來。生性直率重義氣的吳長江當晚更新微博:
    雷士照明經營也很正常,希望大家一如既往地支持雷士,等我調整一段時間,我依然會回來的,我為雷士傾注了畢生的心血,我不會也永遠不會放棄,請大家相信我。
    吳長江很快刪除了此條微博,他究竟以何種方式回來?不同于上次——辭職三天后應供應商和經銷商支持重新奪回主導權,此次吳長江很難回到奮斗了24年 的雷士,即使仍然貴為第一大個人股東??纯蠢资康亩聲Y構一目了然,除了穆宇(雷士副總裁 執行董事)屬原雷士系,其它董事會成員來自施耐德二位,張開鵬,朱海,軟銀二位,閻焱,林和平,高盛一位,許明茵。
    虎嗅網接到報料稱,最近吳長江英國之行前后已經確定離職,并且已經潛心安排“另起爐灶,東山再起”,有可能重回照明業,雷士原核心的渠道資源已經被“掏空”,此外,吳長江很有可能利用過去積累的渠道資源打造新的產品品牌。
    穆宇、楊文彪會留下來嗎?
    楊文彪是隨吳長江一路走來的雷士照明的創業元老之一,現任雷士照明副總裁,他是吳長江和雷士照明在銷售領域不可或缺的“一把刷子”。吳長江曾經在微博寫道:
    雷士照明跟別的照明企業不同的地方就是雷士照明不是在賣產品,雷士照明是一家為客戶提供整體照明解決方案的企業,是一家擁有三千多個專賣店的渠道商。
    楊文彪的背后是一幫跟著“打天下”的經銷商,從創業之初一路走到今天,他們的去留將決定未來雷士的競爭力,吳長江的微博關注的員工并不多,楊文彪即是其一。
    穆宇跟隨吳長江12年,從一線員工到集團“二當家”,一手建立了雷士的生產管理和供應鏈系統,他也是董事會中目前唯一的執行董事,“沒有人比穆宇更了解工人們需要什么”,這是吳長江對穆宇的評價。有報道引內部人士觀點稱,新CEO張開鵬接手之后會率先從生產運營入手,而不太可能從強大的銷售體系攻破?穆宇的配合程度也許將決定施耐德的整合效率、無論如何,楊文彪、穆宇兩位得力干將的去和留將部分決定這家公司的命運。
    據《南方都市報》獲悉,在總部遷至重慶前后,雷士照明的管理架構進行調整,一批跟隨吳長江多年的高管從市場、行政等崗位走向生產管理崗位,廣東惠州生產基地、重慶萬州生產基地的高管出現更迭。目前,雷士照明在重慶建有兩個大型生產基地,其中重慶萬州生產基地已于去年超過惠州,成為雷士照明在中國最大 的生產基地。此次換帥之后,更大規模的管理層調整風暴會來臨嗎?
    新雷士能贏到人心嗎?
    不得不談經銷商,畢竟上次經銷商壓力促成創始人回歸。不得不承認,創業者吳長江在員工和經銷商中有極高的人氣,在離職消息爆出后,輿論的導向呈一邊倒的趨勢,大部分人表示了對吳長江離職的不滿與遺憾。
    據虎嗅網統計,在吳長江離職微博的回復中,
    總數為316次,除去中立評論與轉發,其中195人明確表示支持吳長江,而表示對當今雷士照明股價不滿或批評吳長江本人的僅為13次。在支持的195次中,有23人明確表示自己為雷士的前/現員工,另有5家經銷商表示了對吳長江的支持與欽佩。
    眾望所歸的回歸究竟如何上演?“沒有吳總的雷士,還會是雷士么?值得時間的考證。懷念吳總!”,在強勢創始人離開后,新雷士能夠挽回人心重建競爭力嗎?
    閻焱:借施耐德之手?
    直到吳長江發布辭職微博之時,@賽富閻焱可能才開始關注吳長江(其關注的人中倒數第二位),而吳長江一直沒有關注閻炎,兩人“董事會常有爭執”的傳聞絕非空穴來風。即使如此,閻焱難道會對年輕力壯的創始人下手?在微博上,署名“皓天的天”評論稱,資本人再迷糊也不會傻到架空實操人然后自己操刀主罰。 這簡直就是和自己的錢過不去,這比完俄羅斯轉盤風險更大”。難道閻焱會說,此事非吾所欲也。
    事實上,這與國美事件中資本逼走黃光裕的情況千差萬別。有兩個事實需要關注:多疑問集中在吳長江為何離開之時還真金白銀增持股份,難道是被資本逼走了?可能的答案是,增持與離開是孤立的兩件事件。吳長江近半年增持股份意在兌現其匯豐期權,這在分析師會議中已經明確。其次,施耐德的態度有可能決定事件 的進展,原董事會席位中,施耐德一席,雷士管理層二席,軟銀二席,原施耐德中國區總裁朱海是強勢派人物,他主導了施耐德并購德力西事件。新董事會中,施耐德派出的張開鵬成為CEO并進入公司董事會,此番變動之后,施耐德的話語權顯然增加了。
    如果按照閻炎的說法,公司有專業的董事會和強大的管理團隊,自己只是個甩手掌柜,此”閑職“為何還要鬧的如此動靜呢?無論如何,對于投資者和員工,雷士照明需要有更清晰的答案消除疑慮。

    Q3:雷士照明股權之爭屬于哪一類委托代理模型

    雷士照明究竟是誰的孩子,究竟該誰說了算?正確的公司治理中,老板與職業經理人也是互有分工與界限的,究竟是誰更可能越位和打球出界?中國商界仍然還處于“個人英雄主義”式的草莽年代嗎?這是吳長江與王冬雷之爭中需要關心的問題

    2013年6月21日,香港,時任雷士照明首席執行官吳長江(右)及雷士董事長王冬雷(左)出席年會,宛如蜜月
    “吳長江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比誰都愛雷士,卻把他持有的雷士股份賣的精光?說雷士是他的孩子,卻掏空雷士的錢為他老婆的地產公司、自己的恩緯西工廠違規
    擔保?說運營商是他的兄弟,卻又欠大家幾個億的借款長期不還?董事會聘請他擔任CEO,免了他的職務,卻霸占公司不走?看不明白!”
    9月13日,雷士照明董事長王冬雷在新浪微博頻發感慨。然而,就在2013年10月份,王冬雷接受媒體采訪時,還是這樣描述與雷士照明創始人,時任CEO吳長江的關系:“跟吳長江遇到一起,是我命好!我們兩個攜手,簡直是絕配?!?br/>不想世事無常。8月以來,這對曾經的“絕配”屢起爭執,并公諸于眾。
    8月8日,雷士照明召開董事會電話會議,吳長江被免去了執行董事、CEO職務。
    8月29日,雷士照明股東大會以95.84%贊成票的結果罷免吳長江董事及董事會下屬委員會的所有職務。而吳長江認為,他的股東代表未能與會,對此結果并不認可。
    這是吳長江1998年創辦雷士照明至今,第三次被擠出董事會。即使在公司控制權戰爭日漸頻繁的今天,雷士照明和吳長江這樣的經歷也足以引發足夠的關注。況且,第三次雷士控制權之爭過程中,充斥了太多幾近狗血的“劇情”。
    8月8日下午,也就是罷免吳長江CEO職務的當天下午,王冬雷出現在吳長江辦公室左近。網上流傳的視頻顯示,現場發生了肢體接觸,驚動了重慶當地警方。
    此后,雙方各自通過新聞發布會、實名微博等渠道,指責對方在公司運營中違規甚至違法。
    企業觀察報記者采訪發現,吳王之爭,王冬雷或有不當之處,不過作為國內唯一一個先后三次被趕出自己一手締造企業的人,吳長江理應更多地對自己的遭遇進行反思。
    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公
    司治理研究中心主任魯桐表示:“一般中國人會比較同情創業者,但是從規則角度去看,不能用感情色彩掩蓋實質。雷士照明風波根本上還是創業者英雄主義作風與
    PE強調的企業運營制度化、規范化理念上的沖突?!边€有專家表示,要看清這里面的曲直是非并不容易,但如果著眼于基本的商業邏輯,這里面還是應該辨別與考
    量幾個關鍵問題的。
    考量一:
    雷士究竟是誰的孩子?
    第一個關鍵問題,是應該在這場爭斗中首先需要搞清楚,雷士照明究竟是誰的孩子,這是討論問題的基點,有了這個基點,才能說,在這場爭斗中,首先誰該聽誰的。
    吳長江習慣把雷士照明稱為自己的孩子,過去如是,現在也如是。
    2013年元旦前夕,吳長江在微博上回應與德豪潤達(002005,股吧)的合作時表示,“請大家相信沒有人比我更熱愛雷士,我視雷士如自己的孩子”。與王冬雷鬧翻后,他又表示,“總把公司當作自己孩子,以至于到自私的地步”。
    巧合的是,王冬雷也做過類似的比喻。2013年,王冬雷在公開場合表示,“我是做產業的,我把雷士當孩子養,當成終身的事業?!?br/>對此,仁達方略咨詢公司總裁王吉鵬認為,不應該把經濟問題和道德、感情混為一談?!肮練w屬的客觀標準應該是股權?!?br/>雷士照明的股權經歷了復雜的變化過程。吳長江結識王冬雷之時,雷士照明正處在第二次控制權爭奪的漩渦中。
    2005年,由于發展理念不一致,吳長江與另外兩名雷士照明的創始人分道揚鑣,并支付了1.6億元的“分手費”。拿不出足夠現金的吳長江多方求助,還找到了柳傳志求援。
    2006年8月14日,軟銀賽富以2200萬美元的代價,擁有雷士照明35.71%的股權。彼時吳長江占股40%。
    2008年,為收購同屬照明行業的世通投資有限公司,手頭資金不足的雷士照明再次融資,在這次融資中,軟銀賽富再度出資1000萬美元,高盛出資3656萬美元。此時軟銀塞富的持股比例達到36.05%,成為第一大股東,吳長江以34.4%的股份居第二大股東。
    2011年7月21日,雷士引進法國施耐德電氣作為策略性股東,由軟銀賽富、高盛和吳長江等六大股東共同向施耐德轉讓2.88億股股票。此時,吳長江(包括其個人及通過全資公司NVC合計)的持股比例下降到了17.15%。
    對于股權的連續下降,吳長江并不擔心。在他看來,“包括高盛、軟銀賽富在內的投資者非常喜歡我,對我評價很高,他們很難找到我這樣一個有這么好的心態,這么盡心盡職,這么不辭辛苦做事的人。他們非常認同我,非要我來做雷士不可?!?br/>話雖如此,當吳長江意識到其他大股東在人事任免等方面開始發言時,他開始通過杠桿式增持股票。資料顯示,2012年5月15日,吳長江以19%的比例重新成為第一大股東,較軟銀賽富僅高出0.52個百分點,在董事會發言權依舊微弱。
    10天后,也就是2012年5月25日,雷士照明發布公告,吳長江因個人原因辭任董事長、公司執行董事兼首席執行官,并辭任公司董事會所有委員職務。同時,來自賽富亞洲的閻焱和來自施耐德的張開鵬分別繼任董事長、首席執行官。
    與第一次一樣,在經銷商、供應商等支持下,吳長江得以重返雷士照明。為了解決給自己帶來麻煩的原有股東,吳長江嘗試引入新的投資人。
    經人介紹,吳長江找到了王冬雷。彼時,王冬雷創辦的德豪潤達已成為小家電領域有影響力的企業,正在圖謀向LED產業轉型。
    2012年12月5日,吳長江增持雷士照明股份至22.07%。兩周后,德豪潤達以共計16.54億港元收購雷士照明20.08%的股份,成為雷士照明第一大股東。同時,吳長江通過自己名下的離岸公司NVC公司入股德豪潤達,成為其第二大股東。
    換股交易之后,吳長江大約獲得了3億元人民幣的收入,但其在雷士的股份降低到6.79%。
    其后,根據王冬雷的說法,吳長江一再拋出手中的股票,“現在他已經把手中的股份賣得精光?!?br/>“盡管現在他號稱手中還有從二級市場購買的2.74%的雷士照明股份,以及通過德豪潤達映射到雷士控股的5.13%,但我們查不到任何證據?!?月19日深夜,雷士照明董事會在回復企業觀察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漢理資本董事長錢學鋒認為,即便吳長江手中持有股份屬實,他在雷士公司中只是個小股東。
    和君創業咨詢公司管理合伙人黃培看來,王冬雷進入雷士照明后,吳長江所持有的股份比例已決定了其更多的是職業經理人的身份。
    從這一角度看,吳長江再把雷士照明稱為自己的孩子,從情感角度看尚可接受,如從市場規則和法理角度則難以理解?!爸袊欢认矚g宣傳白手起家,大
    家容易同情創業者,實際上創業需要很多因素的配合,創業者是一個重要因素,投資者和資本同樣也是重要因素,不宜感情用事,有所偏頗?!蓖跫i表示。
    考量二:
    究竟是誰更可能打球出界?
    雷士照明按照一般商業邏輯應該是王冬雷說了算。這一點相信爭議不大。那接下來另一個重要的問題是,正確的公司治理老板與職業經理人也是互有分工與界限的,那么究竟是誰更可能越位和打球出界了呢?先看雙方對此是怎么說的。
    “我才是雷士最有價值的資產。雷士照明為什么發展這么快?何以十幾年做到中國第一?我肯定有過人之處,這不是吹的?!睍r至今日,吳長江仍然這樣
    表明心跡。平心而論,吳長江認為自己有過人之處并不過分,畢竟他創立了雷士照明這樣一家在國際照明行業都頗有影響力的企業。然而,作為中國唯一三次被趕出
    自己創辦的公司的人,或許他自我表揚之余,應該有一些反思。
    1998年底,吳長江與自己的兩位高中同學胡永宏、杜剛聯手創立了雷士照明。最初,吳長江的股份為45%,后降低為三人一致。
    企業發展后,三人在理念上出現明顯差異,吳長江主張繼續擴大規模,胡永宏二人則更傾向于賺錢分紅。
    在回顧那段合作歲月時,胡永宏表示,“吳長江最喜歡讀的書就是《毛澤東選集》,他一直想證明自己是偉人的那一種,從以開始就能預見未來一樣?!?br/>吳長江承認,當時自己確實違背董事會原則,“我也不想跟他們溝通,因為我好像覺得我們溝通起來非常費勁,大家理念思路不一致?!薄叭绻阒贫ㄒ?br/>個商業戰略,所有人都能看懂,那還叫戰略?如果我的決策所有人都懂,就沒有今日之雷士和吳長江?!痹趨情L江看來,這不是剛愎自用,“我認為是自信?!?br/>矛盾無法調和之時,三人分道揚鑣。吳長江引入了財務投資人。
    盡管與軟銀賽富合作期間,吳長江已并非第一大股東,但他并不甘于受人擺弄。
    現有資料顯示,2011年,出于重慶招商引資的優惠政策,吳長江提出將雷士照明的總部搬到重慶,但被董事會否決。董事會當時只同意其在重慶成立銷售公司,投資額度是2億元。但重慶開出的條件是,必須投資10億元,才能給予稅收等諸多優惠政策。
    按照吳長江的說法,為了既不違背董事會規定,也為了滿足地方的需求,他自行找了第三方公司(香港無極照明有限公司)投資。在此過程中,雷士為無
    極提供了擔保,而后者以建成后的大樓為前者提供了反擔保。2012年,吳長江將重慶雷士實業有限公司更名為“雷士照明(中國)有限公司”,重慶公司成為事
    實上的雷士照明總部。
    當時的董事會對此并不知情。時任董事長閻焱曾經對這一行為表示了強烈的不滿:“你回家時發現家不見了,這就像你家人在沒跟你商量的情況下搬走了?!?br/>第二次被出局后,得到多方力挺的吳長江回歸雷士照明。為此,閻焱提出了必須處理好所有上市公司監管規則下不允許的關聯交易,嚴格遵守董事會決議等三個條件。
    然而,王冬雷入主后認為,吳長江并未遵守上述承諾。
    王冬雷一方接受企業觀察報采訪時就表示,罷免吳長江的導火索是發現其在未經董事會批準的情況下,將企業品牌使用權授予三家企業長達20年,而這三家企業均與吳長江關聯甚深。
    根據雷士照明發布的公告,吳長江向董事會成員透露,其作為雷士照明的全資子公司惠州雷士光電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下稱“雷士光電”),與
    山東雷士照明發展有限公司(下稱“山東雷士”)、重慶恩緯西實業有限公司(下稱“重慶恩緯西”)和中山圣地愛司照明有限責任公司(下稱“圣地愛司”)各簽
    署一份許可協議,授予3家公司使用雷士品牌權力,為期20年。
    公開資料顯示,前兩者的大股東為吳長江的岳母陳敏,后者的大股東為吳長江的岳父吳憲明。
    吳長江的解釋是,這些公司在王冬雷進入之前就已經獲準有償使用雷士商標,且早有公告,現在只是合法延續。其繳納的商標許可費最終成為了上市公司業績?!盁o論跟我有無關系,只要符合市場公平條件,董事會應當予以公正評價?!?br/>不過,雷士照明2013年年報顯示,山東雷士等3家公司的品牌使用時間為2013年-2015年,并非吳長江所說的20年。
    還有一條也是王冬雷無法容忍的。他表示,吳長江通過合同能源管理事業部(EMC)和大項目事業部兩個新成立的事業部,不斷地掏空公司?!耙荒陜?br/>這兩個公司人員編制擴大了一倍,跟雷士總部人手一樣,都是300人,都是吳的親信主管,從銷售端來掏空利潤?!眳情L江則認為這是誹謗。
    加之雙方糾纏不清的賭債事件等,王冬雷認為自己忍無可忍,通過董事會罷免了吳長江的一切職務。王冬雷反思稱,當初與吳長江的合作過于倉促,“當時都沒有時間做盡職調查?!?br/>對此,諾姆四達總司總裁蘇永華接受企業觀察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無論是投資者還是企業家,在選擇合作對象的時候,應該提前做足功課,“尤其是對關鍵人物的調查了解,因為企業的合作往往就是關鍵人物的合作?!?br/>與吳長江鬧翻后,閻焱表示:“中國的民營企業為什么做不大,與企業的制度化,透明化管理關系極大……相信吳總本人也會汲取教訓,完成由草莽英雄向成熟、自律的現代企業管理人的轉變?!?br/>吳長江的觀點則與此針鋒相對:“我相信偉大的人性治理,而不是虛偽的契約精神?!彼踔翆γ襟w表示:“我明天回雷士,明天就可以把所有供應鏈的人召集起來。我就是有這個本事,你信不信?”
    兩次被離職而后復位的事實也證明,吳長江在雷士照明上上下下確實有著較高威望。然而,威望不見得完全來自人格魅力。
    2012年8月14日,在雷士照明董事會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該事件的調查結果中,吳長江承認在雷士照明首次IPO時,他曾協助一些員工和經銷商購買大量股票,員工和經銷商將錢匯入他的私人賬戶。除此之外,吳長江還承認他從經銷商處獲得了個人貸款。
    對外經貿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李長安(博客,微博)對企業觀察報記者表示,創業者要想與投資人和諧相處,絕不能用個人魅力、人性治理來取代對制度的敬畏和執行?!爸贫扔肋h比人更可靠?!?br/>所以,有專家認為,也許王冬雷也有做事不地道之處,但目前這方面的資料曝光還不充分。但至少吳長江的問題是比較明顯的:他幾乎也所有的合作伙伴都合不來。這至少不是一個職業經理人該在的本份。
    考量三:
    商界為何仍然規則缺位?
    罷免一個CEO為什么這么難?這是近年中國不少企業出現的問題,從新聞的王志東,到國美的陳曉,
    再到今天的吳長江……專家認為,這可能說明,中國商界仍然還處于草莽年代,真正的文明的規則即顯得“虛假、無用”,至少仍不為一部分人所遵守?!按騻€比
    方,東家不要掌柜的經營了,掌柜的號召伙計占著東家的資產不還?,F在的股東大會就是那個苦逼的東家?!蓖醵兹缡切稳蓦p方的膠著狀態。
    2014年7月15日,雷士照明公告,吳長江退出雷士照明10家附屬公司董事職位。其中,惠州雷士光電及雷士照明(中國)等公司改由王冬雷任新董事長。對此,吳長江回應稱,當時他在新西蘭出差,董事會只是郵件通知他本人此事。
    其后,便是董事會罷免吳長江CEO職務后,王冬雷帶人進入吳長江辦公室?!皼]錯,我就是這樣安排的,我害怕他逃跑,拿公章做亂七八糟的事情。我害怕?!蓖醵妆硎?。
    吳長江認為,這次董事會事前臨時通知,未告知會議議題,不符合公司章程——但雷士照明上市公司章程中對董事會會議如何召開并未做明文規定。
    目前,雷士照明萬州基地仍處在吳長江實際控制下。雷士惠州臨時總部方面稱,9月14日下午,雷士萬州工廠“以非正常銷售管理渠道”將6貨車照明
    成品運送出廠,并指對方出動大量人員毆打雷士控股委派的經營管理人員。王冬雷認為,這些經銷商可能是吳長江債主且已無力支付貨款,吳長江此舉是為了拿上市
    公司資產抵債。
    吳長江為此出具的證據是——重慶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工商檔案顯示,吳長江仍是雷士照明(中國)有限公司、重慶雷士照明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長。
    吳長江方面聘請的律師邱光耀
    以“事實上的母公司和孫公司”來形容雷士照明控股有限公司和雷士照明(中國)有限公司的關系?!半m然他(王冬雷)是雷士照明控股有限公司的最大股東,但按
    照公司法和各公司章程的相關規定以及德豪潤達及王冬雷對雷士照明和吳長江簽訂的協議,他們不能越權對雷士照明的日常經營行為進行干涉,對于該上市公司旗下
    的國內各具有實際生產能力和商標權利的子公司并沒有直接的控制力?!?br/>“創業者與投資人出現這么大的矛盾,首先說明在制度設計上存在問題,其次是管理不夠規范,公司股東大會、董事會與經理層之間,公司各層級之間的關系沒有理順?!?人才管理與人力資源咨詢集團諾姆斯達公司總裁蘇永華接受企業觀察報采訪時表示。
    上海杰賽律師事務所律師王智斌認為,雷士照明之爭,對于投資者而言,要在防范公司創始團隊內部人控制方面預作安排,“要注意在法律框架下防范這類情形”。
    漢理資本董事長錢學鋒預測稱,在公司董事會已下發決議的情況下,吳長江再反對也會被強行通過,若吳長江不交出公章和權利,遭到法院起訴,敗訴幾率很大。
    2012年,吳長江在回顧第二次股權之爭時,曾有如下感慨:“創始人與投資人之間的紛爭很多地方是在經營理念和觀點上的分歧,只要用心溝通,相互包容完全可以解決的。雷士為此付出代價交了學費,但愿能為更多的企業予以警示,少一些波折?!?/p>

    Q4:雷士照明燈泡,創始人如何處理與投資者的關系?

    雷士照明燈泡創始人如何處理與投資者的關系,這個都是有相應的法律和法規的,按照法律法規來就可以了,這個怎么說?

    Q5:中國鋁業這些年的股票為什么這么低

    業績差,盤子大。

    Q6:為什么股票都跌得這么低還有人賣出?

    很多原因,可能是莊家的 也可能是散戶的。散戶的很簡單 不是急用錢就是到心里崩潰的價位。

    上一篇:上一篇:上海萊士市值
    下一篇:下一篇:持有單一證券不超過
    • 評論列表

    發表評論:

    <var id="dmpbs"></var>
  • <button id="dmpbs"><acronym id="dmpbs"><u id="dmpbs"></u></acronym></button><button id="dmpbs"><acronym id="dmpbs"><input id="dmpbs"></input></acronym></button>